首页 > 书库 >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心尖宠 一遇学神暖终身免费 穿越文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年上攻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

浪漫青春连载中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是珈蓝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精彩章节节选: 吴知枝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她上前把收音机拿回来,装进塑料袋里,“那就谢谢张叔了。” 张叔没说话,点了根烟抽。 吴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00:16: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是珈蓝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精彩章节节选: 吴知枝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她上前把收音机拿回来,装进塑料袋里,“那就谢谢张叔了。” 张叔没说话,点了根烟抽。 吴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免费试读

吴知枝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她上前把收音机拿回来,装进塑料袋里,“那就谢谢张叔了。”

张叔没说话,点了根烟抽。

吴知枝带着收音机离开,陆焉识跟了出来。

她看着身后的人,表情有些意外,“你怎么也出来了?不是要刻录歌曲吗?”

“不刻了。”

“为什么?”

“看他不爽。”

“……”大少爷还真任性啊,吴知枝觉得有些好笑,“我们这小地方的服务态度就这样,要求太多,只会把自己给气死。”

“就看他不顺眼不想跟他买怎么着?我花钱还不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了?”陆焉识斜瞅着吴知枝。

“……”就三块钱。

唱片店门口停着吴知枝的单车,她用钥匙开了锁,坐上去,问他,“要拉你一程不?”

陆焉识看了下她那个车后座,鄙视地说:“免了,我自己走回去。”

“哟呵,还看不起单车呀?”吴知枝微笑,也不勉强他,将收音机袋子放进车篮里,“那我走了,拜拜。”

“喂。”他顿了一下,忽然喊她。

吴知枝的单车刚蹬了一半,急急忙忙将两只脚踩到地上,刹住了车,险险摔倒。

陆焉识看着她那副惊魂未定的滑稽样,就想笑。

“干嘛?”吴知枝回过头来,浓黑的眼线在此刻看着挺凶神恶煞。

陆焉识还是看不惯她这幅非主流的鬼样子,稍稍移开了点视线,看向她挂在车头的收音机,说:“这东西给我看看吧。”

“给你看看?”吴知枝的视线也落在那个收音机上,刚想说干嘛,就反应过来他可能是想修,愣了愣,问:“你会修吗?”

“不知道,得先看看在说。”

吴知枝把单车调了个头,蹬回他身边,把那个收音机拿下来给他。

陆焉识接了就往书包里装。

“干嘛啊?”吴知枝不干了,不是要修吗?怎么要拿走?

“你看我的手。”陆焉识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

但吴知枝还是看过去了,空空如也,说:“没有东西啊。”

“你也知道没有东西了。”他冷淡回答,随后看她一副没听懂的样子,忍不住补了一句,“没螺丝刀我怎么拧开这个收音机研究啊?”

“……”吴知枝终于全明白了,笑着说:“哈哈,这个我刚才倒没反应过来,不过收音机你不能拿走的,这是我外婆的宝贝,等下我回家要是没带着收音机,我外婆会生气的。”

“你还有外婆?”

“当然。”

陆焉识沉默了片刻,问:“你跟你妈这边一起生活的?”

吴知枝愣了一下,随后敷衍一句‘哦’,就不打算在继续说下去了,转了个话题,道:“要不这样,反正我们家离得近,你去我们家的米粉店修吧,我们家有螺丝刀。”

陆焉识一想,反正没地方可消耗时间,就同意了。

“我拉你?”吴知枝第二次问。

陆焉识还是拒绝得很干脆,“不用,我自己走回去。”

两人一人骑车,一人走路,很快就到了老吴米粉店。

吴桐在门口的水池边上洗食材,吴知枝把单车停好,落锁,对身后慢悠悠走来的陆焉识说:“你随便找张桌子坐,我进去给你拿螺丝刀。”

然后人就进去了。

陆焉识到了,跟吴桐大眼瞪了会小眼,就没话说了。

一个不喜欢说话,另一个是根本不说话。

吴知枝拿了螺丝刀,很快就出来,递给桌上的陆焉识,“你看看吧。”

“知知,是谁来了?”门帘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想必就是吴知枝的外婆。

她对里面喊了一声,“没谁,是修收音机的。”

在拧螺丝的陆焉识一脸无语:“……”

修收音机的?他?

呵,有这么帅的维修工吗?

“哦,那修好了没有?”门帘被掀开,走出来一位大概七十多岁的老人,头发已经白花,齐耳,用两根黑色发夹别在两边,衬着一头白发,反显得那两根波浪发夹很黑很黑。

吴外婆脸上已经长了不少老人斑,满脸的褶子,但精神面貌很好,穿着玉色碎花棉袄,迈着小碎步,口音软绵绵的,还算健朗。

“在修呢。”吴知枝回答。

陆焉识看见老人家出来,就看了吴知枝一眼。

吴知枝立刻说:“这我外婆。”

“哦。”陆焉识冷淡回答,勉强叫了一声,“外婆。”

一般叫法,就是跟着同学叫一样。

吴外婆点点头,走过来,见陆焉识把她心爱的收音机拆成了七八块,表情心疼得不行,“哎哟,怎么把收音机拆成这样了?”

陆焉识听了这话,表情尴尬。

他真想说:不拆怎么修?但看她年纪大了,不想说不敬的顶撞话,就没有说话。

“因为要修啊。”吴知枝替他做了回答,预感外婆要开始唠叨了,立刻眼疾手快的拉过她的手,想送她回屋里去,“外婆,你年纪大了,不要出来走动这么久,去屋里休息一下,等下收音机修好了我就给你送回去哈。”

“哎哟,没戏听好惨的咯,外婆的眼睛又看不太到了,模模糊糊的,总看不见你的样子,对了,你是知知还是安安啊?”

“……”吴知枝满头黑线,“是知知啊,外婆。”

“那是安安大,还是你大?”吴外婆又问。

吴知枝:“……”

陆焉识:“……”

这不是肉眼可见的么?一个十六七岁,一个五六岁,那个大哪个小还用问?

“我大啊,外婆,知知大。”

“哦,是知知比较大啊,外婆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哎哟,没戏听好惨的咯……”话题又绕回一开始,吴外婆唠唠叨叨的说着,被吴知枝送回了里屋。

在出来时,她抹了一把汗,坐到陆焉识旁边,“怎么样?能修吗?”

“在修。”他没说能修,只给了这么一句话。

吴知枝给他倒了一杯温水,“那你慢慢修,我先去把东西切一下。”

陆焉识修了一阵,说:“也给我煮一碗。”

她眉眼一扬,“饿了?”

“嗯。”

“要吃哪种?”

陆焉识看了眼墙上的菜单,“牛肉的。”

“换口味了?”她挑眉看他。

“不想老吃同一种口味。”说完,低着头细细致致的修收音机。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珈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吴知枝,张叔)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珈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吴知枝,张叔),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