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梦妖师》记梦寄师伯浑 Twink 梦妖师帝王攻

梦妖师

灵异连载中

主角是顾子晓,罗洛的小说《梦妖师》此文是尘流涟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话说,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顾子晓有些怀疑的问道,似乎这个女鬼认定顾子晓这种本领,而且额非常了解这种本领,就连外面的罗洛亚似

|更新:2019-12-02 16:19: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顾子晓,罗洛的小说《梦妖师》此文是尘流涟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话说,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顾子晓有些怀疑的问道,似乎这个女鬼认定顾子晓这种本领,而且额非常了解这种本领,就连外面的罗洛亚似

《梦妖师》免费试读

“话说,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顾子晓有些怀疑的问道,似乎这个女鬼认定顾子晓这种本领,而且额非常了解这种本领,就连外面的罗洛亚似乎也不知道,不然应该早就跟顾子晓解释了。

“我当然知道,这种人才一个世纪才出现一个,在我生活的那个年代,我认识一个人,他身上的气息跟你如出一辙,所以我认定,现在不是证实了吗?”

“好吧,都被你说的这么洋气了,你告诉我,帮你做什么吧!”顾子晓实属无奈,仿佛有种感觉,不帮她解决事情,她的力量会强制住自己,永远处于梦境状态,话说虽然是自己把她拉进来的,唉,这是什么个情况呀!

“我已经死了很久了!”女鬼一开始便说出这么“哲理”的话出来,让顾子晓差点没跌落眼镜,“可是死的时候,由于小人陷害,灵魂被封印在了一个首饰盒里,对于现在来说,应该是古董了。各种转卖,最终到了你室友的家,他们家只有他一个女子,所以,那个首饰盒自然而然的让她带到了这个城镇。

首饰盒很漂亮,那封印却很碍眼,所以你室友把封印给弄掉了,我便被释放出来!”

“既然出来了,你就走嘛,就去投胎嘛!”顾子晓回问道。

“事情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我依附与首饰盒,要是没有首饰盒,我出去只会灰飞烟灭,根本就没有办法投胎转世,这是下的诅咒,所以即便封印解开,我也永远没有办法离开首饰盒。”女鬼解释道,“而且,你室友把辟邪之物也放进了首饰盒,所以,我没有办法回去,也不能离首饰盒太远,所以就只能在你们这间房子里徘徊。”

“哦哦哦,然后呢?”顾子晓假装听懂的问道,不过奇怪了,谁那么狠,封印了不说,还诅咒,真实奇了怪了,“具体故事情节是怎么样呢,什么诅咒可以把你弄到首饰盒里面?”顾子晓坏坏的问道。

“很单纯的三角恋!”女鬼似乎已经放下过往,淡然的回答到。

“你用词挺先进的嘛!”顾子晓打趣道。

“你们有种叫电脑的东西,每天下班回来,你室友都会看东西,叫电视剧一类的吧,里面不是经常放一些爱情故事吗,我就坐在她旁边看着,所以这么多年了,也知道很多东西!”女鬼笑了笑。

“呵呵……呵呵……你继续!”顾子晓不敢相信,一个人在房间里那么兴奋的看着电视剧的时候,旁边还坐了一个……一个……

“我和我的朋友,喜欢同一个人,只是我和那个人有婚约。没想到我朋友竟然为这种事情杀了我,并制造出我跌落山崖的谎言,而后把我封入一颗槐树,并请人做法,永固我的灵魂。当槐树把我的尸体都吸食的时候,她又让人取其一部分制作成首饰盒,而且还用来当她的嫁妆,让我看着他们幸福!”女鬼说的很简单,简单的让人觉得不真实,就如同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

“你确定她是你朋友,而不是你仇人?”顾子晓幽幽的说道,哎呀妈呀,要是遇到这样一个朋友,那个朋友要么是变态,要么就是蛇蝎心肠了,爱情这个东西,简直就是祸国殃民。顾子晓愤愤不平。

“往事不提了,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了,现在希望你可以带着首饰盒,把我送回故乡,找到那棵槐树,然后找出我的尸骨,这样我便可以超生了!”女鬼说着,然后猛地对着顾子晓阴笑到:“不然,我会一直跟着你,直到你愿意为止!”

“你,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顾子晓无奈的点点头,“好吧,我帮你,不是怕你,而是觉得你很冤,他们颐养天年了,你却还在人世徘徊!”

当顾子晓答应那女鬼以后,便硬被罗洛亚从梦境里拉了出来,以至于顾子晓还未来得及询问那个女鬼的家乡,那棵槐树在哪里,所以当顾子晓醒来后,就很不爽的对着罗洛亚说道:“你着什么急,还有事情没有问完呢!”

“啊?”罗洛亚偏着头问道:“我说,我在施法的时候,你为什么就睡着了?你不知道人睡着的时候,是精神和魂魄最放松的时刻吗,容易被附身和陷害!”

“我……我又不是睡神,我白天很少睡觉的!”顾子晓辩解道,“是有原因的,我梦见一个女鬼,她说她寄宿在我们房子里,要找我帮忙呢!”

“是她吗?”罗洛亚指着一旁的空气问道,“刚才她竟然在本大人的面前,大摇大摆的入你的梦……”罗洛亚有些生气的说着,手里似乎拽着什么,仿佛束缚着一旁的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顾子晓眨巴着眼睛,望着罗洛亚所指的方向,一脸无知,不过随即便明白了,那个估计就是刚才那女鬼吧!

“你看不到?”罗洛亚反问道,“这家伙,竟然在我给你驱灵的时候,趁着缝隙跑进你的梦里,当我不存在还是当我不存在?侮辱我能力!不过她也挺厉害,竟然不怕我的驱灵阵法,看样子是有点能力!”罗洛亚一脸正经的望着旁边,“不过,看她身上散发的气息,本质倒是不坏,所以我只是简单的束缚了她,她跑你梦里干嘛,你怎么看不见?”

“就是哈,我怎么看不见?”顾子晓缓缓站起来,竟然发现没有了平时那种有些恍惚的感觉,周围的红砂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话说,我为什么能看得见啊!”顾子晓反问道。

“哦,忘了,你的天眼还未被打开,改天给你开开?”罗洛亚戏谑的问道。

“好哇,好哇!”不想平常人恐惧鬼魂,顾子晓仿佛还很兴奋,十足的一个变态。

“好个屁,你以为开天眼像吃饭那样简单?”罗洛亚仿佛更年期到了一般,脾气怪的,“她说她是来找你帮忙的,是吗?”

“啊,是呀!”顾子晓回答到,看着罗洛亚跟旁边的空气交谈,有种奇怪的感觉。

“你说,一个大师在这里她不找,为嘛找你这个菜鸟都算不上的人?”罗洛亚有些矫情的问道,不过似乎也引起了他的兴趣,“她说,让我们带她去一个XX镇,说到时候在跟你讲具体位置!”罗洛亚转达着女鬼的话,不禁挑了挑眉毛,仿佛有些不耐烦,而后,便松开那只紧握的手,随意的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她呢?”顾子晓问道。

“谁知道,你以为鬼都像人一样自由?能在白天随意活动的都是冒着危险的!”罗洛亚望着顾子晓,仿佛又在思考着什么。“你能和鬼魂在梦里交谈?”

“好像是的吧!”顾子晓有些小心的回答到。

“嘿嘿……真是有趣!”仿佛再次捡到宝贝一样,罗洛亚坏坏的笑着,“你可以帮她,但我没有义务,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今天就放你半天假!”

“怎么可以这样?”顾子晓望着罗洛亚走掉的背影,一脸无奈。

一大早的,顾子晓急匆匆的跑到办公室,仿佛在躲避什么,奈何罗洛亚还未来,顾子晓一边想着事情,一边整理昨天还未来的急打理的办公桌。

一宿没睡好,房间门外的响动声以及依旧有爷爷***梦境,不同的是,梦见里面多了些元素,不再是和爷爷奶奶温馨相处的场面,总觉得里面有些奇怪的人走来走去,绕乱了自己的梦境。

如果单单是那样也就罢了,问题是顾子晓竟然被鬼压床了,上一次的经历是在高三毕业那个夏天,那个夏天对于顾子晓来说是相当痛苦的,无论午觉,还是晚上,总是摆脱不了。而昨晚,那种厌恶的感觉再次袭击了顾子晓。各种思维无比清晰,被人捏住手腕不得动弹,而且那东西仿佛还伏在自己身上,在耳边低语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像是警告一般,同事,房间外似乎有谁咋砸东西,拼命想要进入自己房间一般。

对于晚上的经历,顾子晓有些生气,将这些奇怪的现象完全推到了罗洛亚身上,要不是他进行的所谓的驱灵,这些情况都未曾发生过,现在都统一找上自己,非常烦躁以及不爽,恨不得马上质问罗洛亚。

“哟,早啊?”过了不知道多久,罗洛亚终于出现在门口,一副精神不在状态的模样。

“早?你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这种状况,反而像是顾子晓是罗洛亚的上司一般,当然顾子晓也坐在电脑面前发呆许久,因为从未接触过市场部这个工作,所以压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且脑袋里面一直回想着昨晚的情景,脾气暴躁中。

“昨晚没睡好?怎么顶个黑眼圈就来了?”罗洛亚懒散的倚在自己的位置上,表面关心的问道,“那女鬼的事情,你帮她完成没有啊?”

“完成?我室友貌似大半夜才回来,我出门的时候,人家估计睡的正香,我怎么可能去借用那首饰盒,再说,自从昨天见过那女鬼后,她就没踪影了,不是被你打的魂飞魄散了吧?”

“我哪儿那么坏,只不过昨天的驱灵仪式似乎对她创伤也不小,还好我收手的快,不然估计她也被驱逐了,不过估计她要好好调整一阵子,才可以出来!”

“你怎么不早说!”顾子晓有些凶猛的吼着,那就证明昨天碰到的一系列现象都不关那女鬼的事,之前罗洛亚也说,那些东西之前都没有进屋,是因为房间里有更厉害的存在,估计是女鬼,现在女鬼受挫,那昨晚那些岂不是……呜呜……顾子晓欲哭无泪!

“话说,你怎么那么招那些东西喜欢!”罗洛亚一边说着一边叠着纸片,看顾子晓模样,似乎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然后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茶,“不过这些东西也太大胆

《梦妖师》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梦妖师》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