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恋在弦间》千手弦间 BI 恋在弦间straight(直人文)

恋在弦间

豪门已完结

主角叫顾岛,江厌的小说是《恋在弦间》,它的作者是Ten最新写的一本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怎么了。” “没怎么。” 顾岛往后推了一步,拎着小提琴的左手背到了身后。言清让感觉到了顾岛的不对劲,觉得可能是两个星期来,每天

|更新:2020-02-01 16:18: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顾岛,江厌的小说是《恋在弦间》,它的作者是Ten最新写的一本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怎么了。” “没怎么。” 顾岛往后推了一步,拎着小提琴的左手背到了身后。言清让感觉到了顾岛的不对劲,觉得可能是两个星期来,每天

《恋在弦间》免费试读

“怎么了。”

“没怎么。”

顾岛往后推了一步,拎着小提琴的左手背到了身后。言清让感觉到了顾岛的不对劲,觉得可能是两个星期来,每天的训练强度太大。虽然顾岛不说,但是从顾岛偶尔疲惫的琴音里,言清让也能听出她体能的极限。“如果不舒服的话,可以歇歇,”他说,“但是不要歇太久,明天早上八点,百团争霸初赛,你第五个上台。”

顾岛低下头,“第五个上台怎么讲?”背在身后的手指,已经磨起了好几轮的水泡,不巧中指和无名指的水泡破了,粉色的肉在钢丝琴弦上每次的摩擦,都是火辣辣的疼。

言清让没有注意到那些,“你既不是开头,也不是结尾。出场顺序来讲,你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点,如果不是表现的特别出色的话很容易被评委忽略掉,”他从裤兜里掏出皱巴巴的一张比赛名单,是言清让托了很多关系不错的朋友辗转拿到的,“比赛的一共是,六十八个人。评委手里能进入复赛的名额有十二个,现场决定八个,学生会投票决定四个。你太靠前,评委出于公平考虑,可能不会给你现场晋级,但是你的水平,应该是有机会待定的。你知道待定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顾岛问。

“意味着,你晋级的名额可能就会落到学生会投票中出,但是。”言清让顿了顿,“但是,你要知道。最不希望你晋级的江厌离,是学生会主席。”

“你的意思是,江厌离很有可能给我穿小鞋?”

“还行,还没傻透。”言清让轻轻勾起了嘴角,“所以现在说是有十二个晋级名额,实际上对你来讲,只有八个。你总不能把你的命运交到江厌离手上。”

“所以呢?”

“所以就是说,你明天的比赛,不仅仅要出色,还要碾压式的出色。”言清让转头看了看顾岛,“我可能要提醒你,你或许可能比现场很多人都强,但是要想强到‘碾压’,现在也是远不够的。”

看着顾岛深思熟虑的坐在角落的小表情,言清让心里有些好笑,也有些不忍。其实,言清让的心里早就对顾岛的小提琴水平有了一个准确的评估——是的,百团争霸的确是一个高手云集的比赛,但是因为都是大一的新生,实际上比赛的水平也没有高到像言清让说的那么夸张。凭顾岛的底子,和这两个星期以来的魔鬼训练,初赛直接晋级完全不是难事。但是言清让想要的,并不是顾岛简简单单雁过无声地晋级,他想要的是顾岛的第一枪打出惊艳的效果。顾岛是个太容易“飘”的姑娘,所以越是临近比赛,言清让觉得自己越有义务加重她的心理负担,这样才能逼出顾岛的潜力,让她超常发挥。

“好了,明天就比赛了。今天早点回去睡。”吓唬也吓唬完了,言清让走过去摸了摸顾岛的头,“风大,我们下去吧。”

“……你先走吧阿让,我想再在这儿待一会儿。”顾岛躲开了言清让的手。

“好,那你早点回去别让我担心。”言清让心里暗喜,一向大大咧咧对什么都表现的不在乎的顾岛现在竟然说要一个人在楼顶呆会儿,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的“心理建设”做的十分成功,顾岛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压力。所以言清让只是提醒了一句,便拿起衣服下了楼。

一个人坐在楼顶的顾岛很郁闷。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磨出粉肉的手指,按过琴弦的地方都是火辣辣的疼,楼顶微凉的风也没能抚慰这种疼。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架好琴,认命的多练几遍。

“……所以明天的比赛,赛场再三确认了么?”江厌离再次确认了明天比赛的流程无误以后跟交接的学弟询问赛场的情况。

“放心吧学长,没问题的。”

“评委老师没有请假或者缺席的吧。”

“都提前打好招呼了,明天有课的老师也把时间空出来了。”

“那就好。”江厌离长舒了一口气,客气的对学弟说,“辛苦了,这些天帮了很多忙,今天早点回去吧。”

“不辛苦,学长你也是,早点回去吧。”

学弟离开以后,江厌离留在教室里又一次确认了比赛流程。他的目光落在了比赛名单上的第五个名字,思考很久。在江厌离看来,顾岛的水平,初赛晋级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不知道是谁将她安排的这样靠前,这个安排对顾岛好像并不是很友好。如果评委当场最终没有给出晋级,而是待定的话,让她晋级的投票就落到了自己的身上——江厌离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于公,若这个比赛让顾岛轻而易举晋级,然后轻而易举走后门进校乐团,对他人有失公允。于私,江厌离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既希望顾岛能有超出他意料的发挥直接晋级,也希望她在他意料之中的落榜,便省却了许多麻烦。江厌离矛盾的脑子都要炸开了,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完全不可控的实力评估。

苦想无果,腕上表显示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不早了,收拾收拾,江厌离刚准备离开教室,窗外25教楼顶幽暗的,星星点点的灯光下,那个倔强的身影吸引了江厌离的目光。

江厌离靠近窗子。九月末的风有些凉,那个瘦弱的小身板站在风中,拉小提琴的样子,有些孤独。“这家伙,这个时间还不回去是要干嘛。”江厌离站在窗边盯了顾岛一会儿,没有看到言清让的身影。江厌离想了想,拿出手机给言清让发了一条短信,“阿让,你在哪儿?”

秒回,“宿舍,怎么了。”

江厌离看了看表,已经快十点了,外面只有幽暗的路灯。想到最近这几天A大有留学生拦住女学生性骚扰的事情发生,江厌离不由得担心了起来。考虑了很多,江厌离决定去25教看看。

“练到这个程度应该是够了吧。”

顾岛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了。“不管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刚把小提琴装进琴盒里,一阵小风钻进了顾岛的领子里,激的顾岛打了一个喷嚏。蹭了蹭鼻子,顺着天台的梯子爬了下去,从顶楼乘着电梯到一层,老旧的电梯每过一层楼的时候都会发出“咣咣”的响声,配合不太灵光,会一闪一闪的电梯灯,整个气氛显得莫名可怕。好像之前每天跟言清让有说有笑的往下走也没有发现空无一人的25教这么恐怖。背着琴盒的顾岛攥紧了琴盒的带子,嘴上默念各种咒语,但是脑子里飘过的都是这两天校园里疯传的留学生骚扰女学生的事件。

“南无阿弥陀佛哈利路亚急急如律令……”出了电梯一路颤巍巍往回走的顾岛觉得自己腿肚子都开始打颤了。就在她沉浸在黑暗里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从路边蹿出来了一个高大的黑影。

“啊啊啊我的妈呀!”一瞬间顾岛觉得自己都要被吓得蹦起来了,活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猫,头发都要吓得站起来了,“谁?!你谁?劫财劫色?!我一分钱都没有我长得不好看我就一把琴明天还得参赛我的妈呀你放过我吧……”

“你闭嘴。真吵。”江厌离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前这个几乎都要吓尿了姑娘,心里莫名好笑,“原来你也就是这点出息。”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岛眯着眼睛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卧槽是你。”惊魂未定,看着面前的满脸写着嘲笑的江厌离,顾岛简直气不打一出来,“你大晚上不睡觉跑到这里装鬼吓唬人有意思吗?!”

憋着笑的江厌离摆出无辜的样子,“本来是没意思的,但是现在觉得挺有意思的。”然后在顾岛犀利的目光下,装模作样的学着她刚才的样子,“‘我一分钱都没有,我长得不好看,我就一把琴,你放过我吧’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挺猖狂的么。怎么一下就认怂了呢。”

“你滚。”气的差点背过气去的顾岛拎着琴盒对着江厌离的胳膊就是重重的一下,但是江厌离的动作比较敏捷,及时躲开了。

“你怎么在25教呆到这么晚?”江厌离明知故问。

顾岛刚想脱口而出,后来想到秘密基地的事情言清让不希望江厌离知道,于是含混的回答,“有事儿啊,要你管。”

“看来是迫在眉睫的事儿。”江厌离说。

“要你管……你干嘛跟着我?”顾岛问。

“我也要往这边走啊。”江厌离被顾岛突然的一问,问的直打磕巴。对啊,他为什么要往这边走啊,他的独立宿舍也不是在这个方向的,只是顾岛住的女生宿舍在这个方向,江厌离不过是想多送她一程而已,不然他可能会不放心。

他为什么会不放心。江厌离在心里也这么问自己。好像身边这个家伙,从认识他那天开始,就是跟他吵架,惹他生气。他没有义务大晚上跑来做“护花使者”。但是一想万一在这条路上她出了什么问题,江厌离的手心就会平白无故冒出一层冷汗。这种感觉他可能也不知道是缘何而起的。总之,一切撞到顾岛的事情都无法按照常理去推断,江厌离对这种心情,只能投降,无力反驳。

“奇奇怪怪的,毛病吧……”顾岛嘀咕了一句,虽然不知道江厌离要往这个方向走是干嘛,但是黑漆漆的小路,有了江厌离的陪伴,顾岛悬着的心也踏实了不少。

拒绝沟通的两个人就在月光下这么保持距离的并排走着,都别着脸不去看对方的方向,但是也都偷偷的注意着对方一举一动。穿过那条湖边的木头栈道,就是顾岛的宿舍。

“嘿。妞儿。”

从栈道左侧的树林里突然蹿出了一

章节在线阅读

《恋在弦间》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Ten)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顾岛,江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Ten)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恋在弦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顾岛,江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