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三生三世鸾镜影》穿越三生三世爱上离镜 BL 三生三世鸾镜影健气受

三生三世鸾镜影

仙侠奇缘已完结

新书《三生三世鸾镜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茉晓叶,主角泠冰,月光,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天色渐渐暗下来,漆黑的夜空像是融了浓郁到化不开的墨无边无际地蔓延,一轮圆月高悬天际洒落一地清寂的银辉。 轩辕尘站在重华宫前听见身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1 16:17: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三生三世鸾镜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茉晓叶,主角泠冰,月光,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天色渐渐暗下来,漆黑的夜空像是融了浓郁到化不开的墨无边无际地蔓延,一轮圆月高悬天际洒落一地清寂的银辉。 轩辕尘站在重华宫前听见身

《三生三世鸾镜影》免费试读

天色渐渐暗下来,漆黑的夜空像是融了浓郁到化不开的墨无边无际地蔓延,一轮圆月高悬天际洒落一地清寂的银辉。

轩辕尘站在重华宫前听见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转身望着站在月光下的青衣少女脸上的面具眉头微皱,沉声道:“师傅你怎么换面具了?我还以为我遇到什么游魂野鬼了。”

月弦歌嘴角抽搐讪笑道:“难不成你还想把我收了?”

“我可不敢欺师灭祖。”

“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

轩辕尘从袖中掏出萦绕着涔涔寒意的鳞片递给月弦歌,轻轻一笑道:“师傅,你要的东西我取来了。”

“看你毫发无损想来是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才拿到泠冰的鳞片吧?”月弦歌接过鳞片目光落在轩辕尘干净的衣衫上,微微一笑道:“泠冰她居然就这么轻易放过了你,看来修炼的时间长了她也算是心如止水宠辱不惊了。”

轩辕尘目光遥望着远方,似笑非笑道:“其实她也没你说的那么超脱,临走前她还夹枪带棒地嘲讽了我一番。”

月弦歌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泠冰居然跟你说话了?我认识她三年除了当初救她时被她指着鼻尖骂过一回,其他时候她连半个字都没扔给我过,你小子还挺有福气的啊。”

轩辕尘失笑,轻声叹息道:“师傅,我怕是无缘消受泠冰的赐福了,我可是把她得罪透了。”

“让泠冰吃点苦头也好,省得她未来会因为这不肯低头的毛病受伤。”月弦歌嘻嘻一笑道:“她要修成真龙免不了要入世修炼一番,若一直像个小白兔一样应付那些风波险恶有她哭的时候。”

“师傅,修炼不是只需经过天火雷劫就可以吗?为什么还要入世?”轩辕尘跟在月弦歌身后,一边向重华宫内走去一边皱眉问。

月弦歌撇撇嘴道:“孤陋寡闻了吧,你说的雷劫那只是最常规的天劫而已,度得过得道成仙度不过那就只能被劈成灰,是死是活都特别痛快,不像什么情劫什么入魔劫的,一旦遇上了想逃都逃不掉只能活受罪。”

“后者还挺倒霉。”轩辕尘轻轻一笑口气颇有些玩味。

月弦歌没再继续说话,进门前抬头望了一眼高悬的圆月,惨白的月光看得她头疼,心里突然有些恍然隔世的感觉,以前她怎么就没好好注意过月亮的光芒呢?原来这样清冷的光芒也是可以很刺眼的。

重华宫内幽浅的婆娑香缱绻飘逸,似是引人入梦的馥郁美酒,黑暗中隐隐有微渺的荧光跃动,纱帐轻盈地荡起又拂落,层层轻纱后一道俊逸的身影如高山积雪般傲岸清华。

月弦歌拽着轩辕尘穿过纱帐,站在床边望着一脸雪白的轩辕翊,语气平静道:“准备好了?我们这就开始移咒。”

扭头对轩辕尘道:“小尘,你坐你五哥对面去。”

轩辕尘扭扭捏捏地脱鞋上床与轩辕翊四目相对,脸上的表情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瞅着月弦歌咬牙道:“师傅,你确定不是在耍我们?”

月弦歌挑眉望着轩辕翊道:“阿翊,快教教你弟弟什么是尊师重道,居然敢质疑师傅。”

轩辕翊脸色白的像张纸清咳一声跟月弦歌打趣:“此情此景很难不令人误会我们是……”

“闭眼凝神,心中切不可有丝毫杂念。”

月弦歌自动脑补了断袖之癖这个词,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直接开口岔开了话题。

抬头望了一眼窗外,恰是子时已到,此时便是移咒的最佳时机。

“浩气昭昭,九幽冥冥,沉疴阴寒,渡于其身。”

低低的轻喃幽幽地回荡在空寂的重华宫,像是漫漫黄沙飞扬缓缓奏成一曲荒凉的离别调,月弦歌的声音似乎是从旷远的塞外草原飘来显得模糊而冷淡,有点点流光在她掌心飞旋化成无数银蝶围在轩辕翊和轩辕尘身边,银蝶展翼纷飞所过之处有点点清雪飘落,似是一阵风游弋而过,银蝶化作无数冰晶瞬间破碎然后烟消云散。

“这就结束了?十三交给你了。”

轩辕翊瞅着沉睡过去的轩辕尘轻轻的说,目光仿佛是剔透的水玉明静清透。

月弦歌凝眸望着他的印堂,那隐隐的黑气已然退散,容色虽仍然雪白但精神却是好了许多,淡笑道:“怎么你还舍不得这朔望咒?”

“我舍不得你。”

像是一朵花缓缓绽放又恍惚是一阵翩然而过的微风,心跳竟不自觉地漏跳了一拍,月弦歌深凝着轩辕翊深邃的眼眸微微怔忡,半晌,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道:“我也舍不得你的夏禹剑啊!”

“弦儿,你就不能跟我把这场你侬我侬的戏码演完吗?”

月弦歌笑了笑说:“再情深意切也不过一场戏而已,其间所有都是假的,落幕之后你我依旧是对彼此无心,你和我都清楚假戏真做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何必浪费时间在一出没有希望的南柯记上。”

轩辕翊眸光一暗,靠在床头垂首道:“偶尔演演戏有什么不好的,无论是真话还是假话都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口。”

拖着轩辕尘往门外走的月弦歌脚步突然一顿,但是却没有回头,轻轻的叹息声随风而逝。

“可惜你和我对彼此说了太多的假话,以至于都不愿意去相信那少有的真话了。”

从头至尾他们两人都未与彼此真正交心,明明知道彼此都是怀揣着莫测的心思接近对方却不得不无奈地将这场假戏演完,也许等到这场戏落幕的那一天,他们两人才会相信其实彼此之间也曾有过真实的对话。

月光微凉细碎斑驳如水银倾泻了一地,冰紫色的迷苏沙华枝影横斜,纷飞的花雨像是清波潋滟的湖面忽而卷起的千层雪浪急促而喧嚣,零落成泥幽香殒灭。

轩辕尘是被疼醒的,睁开眼望着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闪亮银针吓得差点再次晕过去,衣衫不知何时褪去被凌乱地扔在地上,赤裸的上身微微发凉,抬眸打量着周遭环境确定是身处自己的居室后,才算稍稍松了一口气,周身穴道被封动弹不得,他只能眼巴巴瞅着自己衣不蔽体的上半身气得龇牙咧嘴,心中恨不得把那个欺侮他的人砍上一百刀解气。

“王爷,小女子伺候你服药。”

娇媚的女声自轻纱后幽幽传来,一道蓝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月弦歌瞅着轩辕尘快要揪成一团的表情,她不过是摘下面具显露真容而已轩辕尘的表情就已经不能用震惊这个词来形容了,于是又在心里十分不谦虚地夸赞了一下自己的无穷魅力。

“王爷,良宵苦短我们可不能辜负了啊。”月弦歌端着一碗乌漆墨黑的药往轩辕尘身上凑再接再厉道。

“色狼啊,流氓啊,非礼强奸啊,救命啊!”

轩辕尘鬼哭狼嚎地大吵大叫,闹腾着往角落里钻,仿佛坐在对面的月弦歌是洪水猛兽一般可怕的存在。

月弦歌脑子一阵抽痛,耳膜仿佛是被无数根针刺破疼得她脑仁嗡嗡响,攥紧拳头直接抡在轩辕尘的鼻子上,看着两道血痕从他的鼻孔流出,心情才算稍稍舒畅了几分。

“没出息的臭小子,这事要落在你五哥头上,他估计早就脱衣服上床老老实实等着被扑倒了。”

而且表情一定很神往愉快,哪会像轩辕尘视死如归仿佛看不到明早的太阳似的。

轩辕尘苦着张脸语气不由高了好几个调,不可置信地道:“师傅?你不会是什么女鬼吧?”

“你个混小子居然敢咒自己的师傅!”月弦歌使劲敲了一下轩辕尘的脑袋没好气地开口。

轩辕尘哀怨地瞅着月弦歌,楚楚可怜道:“那你为什么将我扒光了还把我扎成了只刺猬?”

“为了不让你变尸体啊。”

月弦歌似笑非笑地盯着轩辕尘,忽然神秘兮兮的一乐,一手握住轩辕尘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另一只手直接将黑漆漆的药汁灌进他嘴里。

“师傅,男女授受不亲,你趁我睡着偷偷占我的便宜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柔软细腻的手掌缓缓覆在胸口,似有涓涓暖流细密流淌在心尖驱散压抑的阴冷之感,轩辕尘深凝着月弦歌脱俗绝世的容颜心中却没有半分绮思,她长得的确不错,这张脸换做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面对都会把持不住,可是她除去这倾城的容色还有什么能够吸引男人的?优雅高贵与她八杆子打不上关系,贤良淑德四字她怕是从小都没接触过,若说除了漂亮之外她有什么优点的话,勉勉强强也只能拿比较会打架来充充数了。

“小尘,你看清楚我可是在非常认真且明目张胆地占你便宜。”月弦歌掌心按在轩辕尘的胸口,源源不断的法力送进他的身体里送,闭着眼道:“所以你就安静地从了我吧。”

她的声音中带着少有的疲惫,额角沁着一层薄汗,微微苍白的面容散着如冰雪般的清冷气息,长长的睫毛不时颤动几下将她所有的情绪收敛,轩辕尘望着月弦歌依旧平静看不出丝毫异样的神情,心头突然一颤,脑海中竟不自觉地冒出脆弱两个字来,可是他很快就把这两个字从脑海中抹去了。

他印象中的月弦歌是诡计多端、淡漠疏离、坚强到可怕的一个女子,她不允许自己脆弱更不允许身边的人脆弱,她不让自己脆弱他尚可理解,可是她又强逼着别人坚强这他就想不明白原因了?难道她曾经有过什么童年阴影要从对他人的控制上找寻心理平衡?

“师傅,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像女鬼了?”轩辕尘扯扯嘴角静静的说,目光中闪过一丝担忧。

月弦歌勾唇一笑道:“小尘居然懂得关心师傅了,真是长大了。”

“谁说我关心你了,你是我师傅所以就要管我,我身上的朔望咒还没解呢。”

“要我管你不

章节在线阅读

《三生三世鸾镜影》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茉晓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泠冰,月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茉晓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三生三世鸾镜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泠冰,月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