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商神女》大商十大美人 百度云 大商神女腹黑攻

大商神女

幻想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商神女》是兰若最新写的一本幻想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国,姬鲜,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些年,丰、镐两邑只我一人,确实有些力不从心。”菀风的声音自头顶飘落,淑姜的心也随之落了下来,如飘零之叶回归大地,听这口气,菀风

醉唐中文网|更新:2020-04-28 08:17: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商神女》是兰若最新写的一本幻想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国,姬鲜,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些年,丰、镐两邑只我一人,确实有些力不从心。”菀风的声音自头顶飘落,淑姜的心也随之落了下来,如飘零之叶回归大地,听这口气,菀风

《大商神女》免费试读

“这些年,丰、镐两邑只我一人,确实有些力不从心。”

菀风的声音自头顶飘落,淑姜的心也随之落了下来,如飘零之叶回归大地,听这口气,菀风似要收留自己。

若风眨了眨眼道,“是吗?两邑有女史大人在,菀姐姐又偃术了得……”若风说着话锋一转,“到不是我小气,菀姐姐贵为邑宗,身边连个小巫都没有,确实不像话,只是这孩子的去留由不得我做主……,尤其是两年后,她满了十五岁……”

“她现在还没有资格当小巫,只能收作巫僮,两年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嗯……,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再拦着,就是恶人了。”若风摇摇头,虽是蒙着面纱,也能让人感到她笑得无奈,“菀姐姐想清楚就好,可以先收作巫僮,只是神女那边或许会有变数,也请菀姐姐做好准备。”

“唯神女令。”菀风恭敬一揖。

若风说罢,姬鲜伸过了手,他也不顾忌,当着人面握住了若风的手,柔声道,“为了咱们的神女大人,你恶人还当得少吗?”

姬鲜不仅行为不顾忌,连说话也不顾忌。

淑姜则有些明白了,青帐里的谈话兜兜转转一大圈,最终能决定她命运的,还是远在岐周的那位岐山神女。

很快,外面传来侍女的声音,“灵女大人,二公子和散宜先生到了。”

若风正待抽回手,却被姬鲜紧紧握住不放,若风也只好由他握着。

进来的两人对此暧昧情形熟视无睹,想来是早已司空见惯。

行礼过后,宾主落座,唯是菀风依旧同淑姜站着。

若风再度向姬发和散宜生欠身道,“劳烦公子和先生前来,得罪之处,还请两位海涵。”

散宜生微微一笑,“在这里,巫方之事灵女最大,家国之事则以公子们为先,散宜生区区一介门客,作陪而已。”

“先生说笑了,我哪敢劳动先生作陪,我们就有话直说吧。”寒暄过后,若风切入正题,转向姬发道,“二公子,这小姑娘是你救上来的,我读了她的心,看到她好像有一枚玉佩,不知你救她时,有没有看到?”

淑姜紧张地看向姬发,眼中尽是哀求,淑姜知道玉佩上有怪物,指不定就是若风口中的封印,她再不懂事,此时此刻,也猜到了这是方术,如果被若风察觉……不仅是自己,自己的父兄恐怕也难逃厄运。

可姬发却似没看到淑姜的哀求,自顾自答道,“玉佩到是有一枚,她拿在手里,怕丢了就放我这里了。”

淑姜闻言脚下一软,菀风及时拎住了她的胳膊,低声训斥道,“才这么点工夫,就站不住了?”

若风看了两人一眼,没理会,继续问道,“敢问二公子,玉佩在何处?”

姬发自衣襟中摸出一物,递给边上的侍女,那侍女赶紧接了递给若风,淑姜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睁大,姬发拿出之物,正是飞熊玉佩,她脑子一片空白,绝望地等着这些人发落。

若风的手终于从姬鲜那边抽了出来,端着玉佩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听说这玉佩是散宜先生当初发放的信配?”

散宜生点头,“正是,不过……隔得挺久了,有十来年了吧,当初大王从申、吕两国征调百工,并格外恩典,应允周国的司工也去那边招揽一些工匠和贩夫走卒。”

姬鲜接口道,“这事我有所耳闻,申、吕为小国,因地处要道,故而百工云集,那次征调,两国几乎为之一空,只剩下了些妇孺老弱。”

“公子说得是,当时,我让人赶制了一批飞熊玉作为招揽信物。”

姬鲜“嗯”了声,“飞熊为两地共用旗号,只是……,这么久了,为何现在才来投奔?”

姬鲜这话问的不是淑姜,而是散宜生,散宜生从容道,“当初嘛,能留在大商邑,自然是比来岐周好,只是近年来,那边也不需要这么多工匠了,这些人才陆陆续续来了岐周……,就算自己来不了,也会想办法送子女来。”

散宜生这话说得十分客气,众人却听得明白,同样是征调,自是优先选择繁华的大商邑,搞不好还有机会去王都朝歌。而周国,地处偏远,与犬戎相接,纵然岐周是周国国都,也比不上一个大商邑。

只是近年来,周国国力逐渐强盛,这些人在大商邑又不太好过,才陆陆续续申请迁令,凭着当初的信物投奔周国。

姬鲜耸了下肩,不再说话,他似乎是刻意引散宜生说出这些。

一瞬间,淑姜又感到难堪,所以,自己和吕奇来投奔周国,多少是有些墙头草了。

另一边,若风持着那块玉佩已是入神,谈话结束后,也没人打扰她,片刻后,若风才回过神道,“抱歉,让诸位久等了。”

姬鲜笑道,“如何,看出什么了吗?”

“看不出,普通信佩罢了,不过还是得带回去给神女大人过目,散宜先生……,可以吗?”

“自然可以,对了,这位小姑娘的兄长,可要传唤来?”

若风摇头,“不用,主要还是这孩子的去留,我想问问诸位的意见。”

散宜生快人快语道,“可是侍神者?”

若风又摇头,“就因为无法确定,若风才为难。”

“那就带去岐周,让神女确定。”散宜生到是没什么纠结。

若风叹气,“怕是要过个两年才能确定,现在带去岐周,好像……也不太妥当。”

若风犹犹豫豫,散宜生却愈发爽快,“灵女大人若是问在下意见,我看就让她留在丰邑,等待神女大人的决断。”

“嗯,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两位公子怎么说?”若风似乎就在等散宜生这话,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一时间又恢复了最初时的动人光彩。

此为巫方之事,姬发与姬鲜自是顺水推舟。

自己的命算是捡回来了?可岐周还有个神女。自己留在丰邑,那吕奇呢?

经历了一场生死,淑姜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各种念头纠成一团乱麻。

一声长“哞”,淑姜回过神来,眼前是一辆牛车,恍惚间,她将赶车之人错看成丘叔,直到被菀风拉上牛车,车身一震,缓缓启程,她才回过神来,扑到车栏看着远方,她还未和吕奇道别!

“小姑娘,你这样危险,快坐下。”车夫好心提醒道。

淑姜心里却愈发难受,这人的声音与丘叔也有几分相似,想着自己离开大商邑时,与丘叔一路说笑,是那般高兴,淑姜扒着车栏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去把车伞撑起来,一会儿要落雨了。”菀风面无表情地吩咐着赶车人,没有半点要安慰淑姜的意思。

赶车人停下牛车,很快在车上支起一顶车伞,将整个牛车遮地严严实实,淑姜的哭泣被笼在伞影下。

赶车人叹了口气,看了眼天边渐厚的阴云,带上了蓑衣斗笠,重新启程。

渡口终是消失在视野中,淑姜更被泪水糊得看不清身在何处。行道泥泞,一个颠簸,她险险要翻下去,后领立时被菀风向后一拉,随即淑姜仰面倒在车上,天飘了雨下来,车也停了下来,菀风又是淡淡吩咐道,“没事了,继续走。”

涕泪汹涌,倒灌口鼻,哭了一会儿,淑姜终是躺不住坐了起来,视线对上菀风漆黑的眼眸,她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抱着膝盖,缩到了一角。

两人就这样在雨中沉默着到了丰邑的社庙。

丰邑的社庙坐落在一片旷野上,回字廊庑圈着一座高台,高台之上耸着一座大殿。与大商邑的社庙相比,这社庙不算大。只奇特的是,社庙之后那棵高出大殿许多的参天社树。

此际春风正暖,繁花盛开,那社树也开着花,飘着花雨,看着好像是一棵山樱。

大商邑郊外有山樱,但淑姜从未见过这样大的山樱。

这一树山樱如数把巨扇打开,娇艳的花色,使得乌沉沉的大殿霎时鲜活起来,牛车拐了弯,向着社庙附近的一座小舍跑去。

这座小舍的墙偏矮,与门窗齐高,屋顶上同寻常民舍一般铺着茅草,谁能想到堂堂邑宗大人,住得竟是这样普通的小舍,院落后方也有一颗大树,几丈高,树冠如伞开,遮着小半个院落。

牛车停在院门前,菀风沉默了半晌问,“哭够了?”

淑姜点点头,不敢出声。

“那就下来吧。”菀风说着率先下了车,车夫有些不忍,想要离开座驾,去扶淑姜,却听菀风道,“有手有脚,让她自己下车。”

牛车离开后,身前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淑姜呆了呆,这门是自己开的,不仅如此,里面还传来了各种动静,似有一群人在小院里忙碌。

跟着菀风走进去后,淑姜张望了一下,发觉里面空无一人,那些东西自己在动。

比如井台上的轱辘,此时正自行运转,打了水上来。

一条细葛巾落到了面前,这是菀风拿给她的,“擦把脸进来见我。”

天空仍落着细密的雨,被大树挡去了许多,淑姜跑到井台边,方要伸手提水桶,那笨重的水桶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提了起来,晃悠悠飞了过去,随即“哗啦”一声,将水倒在旁边石台上的木盆里。

淑姜吓了一跳,却是好奇多过害怕,她小心翼翼地把葛巾放入木盆中,见是没什么异样,才放心擦起脸来。

“吱呀”一声,院门又自己关上了。

“咔咔咔”,淑姜再回头,看到厨房外,草棚下,沉重的石磨无人推动,却在碾磨。

小舍内一切有条不紊地运行着,淑姜愣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进屋。

《大商神女》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周国,姬鲜)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周国,姬鲜)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周国,姬鲜)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周国,姬鲜)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周国,姬鲜)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