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农门悍妻夫君请上榻 天然受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BG文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

穿越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是小米加糖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都当,何玉儿,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儿突然的转变,确也不知道是一时的还是真的。何月儿轻声道:“来珠痛的那么久,太累了,就睡了过去,我看先把这手臂固定住,明儿我去挖些

91baby|更新:2020-06-13 08:17: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是小米加糖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都当,何玉儿,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儿突然的转变,确也不知道是一时的还是真的。何月儿轻声道:“来珠痛的那么久,太累了,就睡了过去,我看先把这手臂固定住,明儿我去挖些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免费试读

今儿突然的转变,确也不知道是一时的还是真的。

何月儿轻声道:“来珠痛的那么久,太累了,就睡了过去,我看先把这手臂固定住,明儿我去挖些草药回来,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好起来。”

说着,也不等祝氏同意,就快手快脚的把手臂绑起来,一顿折腾,总算是好了,看着何来珠的脸色,也没有那么白了,估计是痛过去了,这会儿缓了些。

祝氏不放心的细看一会儿,也看不出什么来,知道在这里呆久了,等会儿要是让黄氏知道,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就各自回屋去了。

何月儿躺在床上,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好在很顺利,最没有想到的,祝氏对她的恨意,几句话就消除了,看来祝氏对她,也不是真的有多恨,也就是怪怨她不懂事比较多吧。

后半夜里,就没有听到何来珠的痛苦的声音,一觉到了天亮,还没有睡醒呢,院子里,黄氏就骂开了。

“都是吃饭没个落,干活都不动,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在睡觉,也不怕被别人看去了笑话,都当自己是大小姐少奶奶,等着我来伺候不成,一个家还有没有规矩了,都懒成什么样,再不起床,我得去找族过来,这日子没法过了。”

黄氏声音很大,骂起人来也是气势很足,见天的就开骂。

何月儿起床,看着外面的天色,也才刚刚微亮,这会儿还早着呢,跟黄氏嘴里所说的懒,还真是不沾边,不过这个不是她说了算。

爬起床来,洗漱过来,走出屋子,就看到院子里的大门张开着,经过的人听到了,都伸进头来看一眼热闹,嘴里评论两句,无非就是说这家的媳妇子女是真懒,要当长辈的来叫起床。

何月儿去井边打水,昨儿换下的衣服得洗吧,也不能指望别人帮着洗,还是自己动手的好。

黄氏一眼就看到了,突然就哭起来:“月儿啊,娘一晚上没有睡好,都在担心你手指伤势,你说你是有什么对不娘不满的,这都两天的,还没有好起来,是不是故意跟娘过不去,要娘为着一家子的日子,当牛做马的割肉放血,你心里才会体谅娘,早早的好起来,把女红给赶出来。”

何月儿很是无语,这让别人听了,是她故意让自己的手指不好起来一样,扫了一眼,果然,杨氏的眼神看过来都不对了。

何老汉起的早,听到也是皱眉看向何月儿。

而何玉儿冷哼一声:“娘,姐就是这样的坏心思,满肚子的坏主意,从来也不顾娘掏心窝的疼爱她,只会使性子,我看这手指上的伤,都是故意自己弄伤的,还让娘花钢板给请大夫开药擦,这是不想让一家子人好过,要把家给败了。”

在踩何月儿这事上,何玉儿一向是很积极的,没事都恨不得踩两脚,何况是这等好机会。

何老汉都忍不住问道:“月儿,手指还要请大夫过来看一看嘛?有些事误不得,家里也是困难,你也长大了,应该体谅体谅家里。”

何月儿还有什么好说,一句话没说,罪名都定下来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人相信她手指真的不能做女红的事儿了吧。

那就干脆,就顺着意吧:“爹,我也心急,想给家里做点事,就听爹的,去请大夫过来看看,我这手指到现在,还是不能动。”

何老汉看向黄氏,意思很明显,去请大夫来看。

黄氏哪肯啊,这请大夫不得花钱,要是大家有事没事都请大夫,就是金山银山也不够破费的。

“当家的,家里可是没有钱了,文书还来信说要银子买纸墨,在镇上省吃简用的连个鸡蛋都吃不上,哪来的钱为着一点小伤,去请大夫,这不是烧钱是什么,庄户人家的孩子,又不是大小姐,我看啊,月儿这是故意的,都怪我太宠她了,把她给宠坏了,都不知道家里的苦处。”

黄氏摸着透何老汉的脾气,何文书是他的命根子,以后的富贵都得靠这个儿子,从小就宠爱,一轻一重的对比,自然是向回儿子。

何老汉沉默了一会儿,反口道:“跟老大要点药擦一擦,月儿,要是不听话,可不要怪爹对你严厉。”

黄氏一拍桌子道:“今儿大家都饿着不许吃饭,等什么时候月儿手指好了,大家才可以吃饭。”

何月儿算是见识到了,黄氏本事高着呢。

但她也不是弱到只会被骂被冤枉的份,张开就想要说什么。

祝氏先开了口:“娘,骨头伤着了,是在养百日的,要是真的再继续逼着受伤,到时候手指废了,就再不能做女红,娘的目长一向看的长远,不会为着眼前的绣品,让月儿就止不能再做女红吧?”

何月儿探究的看向祝氏,说起来,祝氏是这个家里,最好心的人,还会站出来为她说话。

黄氏听了,是这个理,但要她掏出钱来退回去,她是不肯的,只能无理的道:“老大家的,你说的到是显的是个好人,有能耐儿,这次要退的钱,你来出,绣品的钱都送去镇上给文书买纸笔了,哪还有钱去退,我倒是也心疼月儿的手指上的伤,可庄户人家没钱哪来的心疼都没用。”

何老汉抽着烟,就不出声了。

祝氏左右看了看,还回头看了一眼何文金,一咬牙的道:“我拿嫁妆钱来补上,月儿还没有养好伤之前,就不再接绣品了。”

黄氏一伸手,还吩咐道:“这是你自个人愿意的,别到外面说去,还有绣品要不要接,也轮不到你来说话,有这心思,还是想着怎么才能生下个蛋来,天天白吃白喝的不下蛋,出去听听,外人都是怎么说的,连说我这个当婆婆的说话难听,那是你没用。”

祝氏脸色很白,但还是掏出了钢板来,交给黄氏。

黄氏一把拿走,转头就指着杨氏:“躲着偷懒是吧,都什么时辰了,还不去煮早饭,真要饿死了才高兴,没个眼见儿的,也不知道老三当初怎么就愿意娶你个没用的东西,事事都得要人盯着,一转眼就找机会偷懒,眼里就看不见活儿。”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小米加糖)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都当,何玉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小米加糖)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都当,何玉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