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魅骨生仙》魅骨仙生 女体化 魅骨生仙cp

魅骨生仙

幻想已完结

桦阳新书《魅骨生仙》由桦阳所编写的幻想风格的小说,主角甘怡,易韶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青纱帐,紫檀香,烟气氤氲的室内,躺在床上的女子一身白衣,从头到脚都绑着新鲜的白色的绷带,只是上面仍旧有渗出的血色。这让枭白倒吸一口

91baby|更新:2020-07-12 00:17: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桦阳新书《魅骨生仙》由桦阳所编写的幻想风格的小说,主角甘怡,易韶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青纱帐,紫檀香,烟气氤氲的室内,躺在床上的女子一身白衣,从头到脚都绑着新鲜的白色的绷带,只是上面仍旧有渗出的血色。这让枭白倒吸一口

《魅骨生仙》免费试读

青纱帐,紫檀香,烟气氤氲的室内,躺在床上的女子一身白衣,从头到脚都绑着新鲜的白色的绷带,只是上面仍旧有渗出的血色。这让枭白倒吸一口气,甘怡这是砍了多少下才能伤成这样?

“一百七十八下。”方秋扬淡淡开口。

“你是说甘怡她砍了整整一百七十八下?”枭白不由多看了小车几眼,她怎么不知道甘怡和小车有这么大仇啊,仅仅是因为她是易韶年的未婚妻么?

方秋扬将白瓷瓶里的药递给小车,小车四肢僵硬的起身接过,将里面的药丸吞下后慢腾腾地解开绷带,边解边道,“是不算头部,共有一百七十八下。这一百多下剑招凌厉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可见主人暗自训练了很久。”

从绷带下裸露伤痕内里呈木质状,接着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将木质结构重新包裹在白皙的皮肤下。

站在一旁的狴犴见状,道,“原来是木头人,多年不见,人间果然是什么都有了。”

方秋扬没理他,见枭白惊讶地张大嘴巴,好笑的摇摇头,解释道,“小车不是人。你可曾听说过,凤凰栖梧木?小车就是由难得的,凤凰栖息过的梧桐的一截木头制成的人偶。小车的主人便是甘怡。”

闭上嘴巴,枭白觉得自己好歹也是有见识的人,这种表现太丢人了。小脸爬上一丝红晕,枭白问道,“既然是甘怡的人偶,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成为易韶年的未婚妻,还被甘怡砍成这样。

无视狴犴,方秋扬拉了两把椅子,示意枭白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听小车娓娓道来。

“凤凰栖梧桐,梧木吸天地之灵,得凤凰之习性,凤凰涅磐重生,木则朽烂复苏。主人亲手将我砍开,也算是涅磐复苏的一种。一百七十八下,再次将我生生刻画出一个真正人的模样,如今的我,已是重生。”

“我知道你们的疑问,听我慢慢解释给你们听。”

“你们知道樱桃是怎么发芽的吗?将成熟的,完好的樱桃种子埋入土里,种子会在土壤里慢慢的腐朽。假如在入土之前种子就裂开了是无法长成大树的,它需要一颗完整的心,人也是一样,心若早已破碎不堪,还怎么营养它物,生根发芽呢?主人便是,为了祭献出最完整的心才创造的我,或者说是由于我的出现,她才不得不完整的祭献。”

“我本是梧木,将我刻画成和主人的样子的人是主人是父亲,甘承。一切使于五年前,或许更早,早在甘承打算打破这里的血樱传承的时候,不过都无所谓了……”

五年前的一天,甘承告诉本该是圣女的人他的计划,那女人一听她会死吓得连夜和她喜欢的人私奔了,无法,圣女被换成了当时年仅十五岁的甘怡。不过甘承并没有因为甘怡是自己的女儿而放心,他担心甘怡也会和别人一样私奔去,毕竟甘怡有个青梅竹马易韶年,甘怡喜欢易韶年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而易韶年对这个小丫头也颇为宠溺,他们之间,可是连易家家主都默认的关系。那段梧木,甘承本打算只是取代历届圣女之用,木头本身有了灵气,不老不死,简直是最佳人选,但在此之前还有别的用处。

甘承打听到了使人记忆产生混乱的方法,并在易韶年的身上运用,他将木头做成与甘怡的模样,取代甘怡在易韶年记忆里的位置。由于是被更改了记忆,从那时起便是一直昏睡,而甘承则趁着易韶年昏睡的时间,找到了易家家主,将他的目的告诉他。

易家家主本是不同意,可看着孙子一直昏睡的样子,不得不松口,“你不是已经实行计划了么,还用得着问我同不同意?”语气很冷,却满是无奈。一个做爹的都如此狠心,他这个邻家的爷爷有什么资格心疼?

将她会成为圣女的消息告诉甘怡时,她并不知道对于易韶年来说,她已经只是一个邻家熟悉的妹妹了,还在每日忧心忡忡的跑去看易韶年。知道成为圣女会死后,甘怡先是惊了一惊,随即便想开了,至少不是马上死不是,就算五年后巩固封印也还可以再活两三年,运气好了还能过了三十岁呢?甘怡这么想着,便想去易韶年那寻找安慰,毕竟还是十五岁的小孩子不是,需要对她重要的人的支持。

可惜她最重要的人与她已形同陌路。

已经醒来的易韶年却将小车领来,告诉甘怡他已经被改变的记忆里的东西:外出行商遇上流匪,是小车救了他,他要娶小车,成为他最重要的人。

她见他用温柔的目光看着那个与她相像的人,呆了,傻了,痴了。以前她和易韶年在外人眼里也是这样吧,那时她还不觉得什么,甚至很是欢喜,如今看来,是如此的碍眼。

她问,她和她分明长得一样,为什么选她不选她。

他答,他始终对她没有感情,他看中的不是长相而是心。

失魂落魄的离开,甘怡觉得,再不离开她会在韶年哥哥面前哭出来的,她意识到,就算她在他面前哭泣,他也不会再安慰她了。而她害怕,他真的这么做。

离开冷静一下,说不定韶年哥哥只是逗她玩呢?

粉碎这弱小希翼的是小车的到来,以及甘承的坦白。

那一天夜里,在甘怡熟悉的院子里,听着站在她面前的两人讲的话语……

接着,是沉默。一个朝夕相处的父亲,一个有着她长相的人偶,都在等待她的反应。

寂寂蝉鸣,袅袅暗香,少女盈盈浅立,星光一点一点的亮起来,少女的眼眸却一寸一寸的黯淡,直至,熄灭。

突然间,她笑起来,像是开到荼蘼的繁花,像是燃尽人间的滔天业火,焚烧一切罪恶……

真的是很可笑,她的父亲为了她能将心思完全放在圣女这个身份上,将她的牵绊,包括他带来的亲情亲手毁掉。

而她喜欢的人,喜欢上了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偶,还说是看中她的心。

想起易韶年说的话,看中的是小车的心……

哈哈,他若知道他看中的只是个人偶,而人偶是没有心的,会怎么样呢?

甘承本是希望她能哭出来的。

哭泣是脆弱的,脆弱便会有人安慰,那么安慰她的人心里的负罪感会减轻。

怎么会让他们的负罪感减轻呢?就算那人是她的父亲也一样。

所以,甘怡选择坚强,大笑的坚强。

所以甘承没等来她的哭泣,却等来了她大笑着转身离去。

小车问,不害怕她逃走么?

甘承答,她已经无处可去了。

人,因何而活着?因为内心的希望,还有想做的事,想改的东西。

家,何为家?不是一间房子,不仅仅是能避风遮雨的地方,心之所依才是家。

已经粉碎的希望,已经失去了依靠,她还会跑么?当然不会,因为无论去了何处,也唤不回希望了。

了解女儿的还是是父亲,甘怡果然没有逃走,她只是跑去百年樱树下大骂一通,又找来了一条称手的银鞭将易家在小镇上,以及周边村子的统计六十三家店铺统统砸了一遍。

这是发泄,发泄她的崩溃,发泄对现状的无力。

易家家主对甘怡是放任和视而不见,因为他改变不了什么。

族长甘承知道,甘怡不会行为很过份,因此也纵容着。

这份放任和纵容,并不是甘怡想要的,或者,她已经不需要了。

再就是易韶年。

他赶到被毁坏的商铺前时,正值正午,阳光直射而下,他只是大概估量了下损失,看着甘怡,淡淡道,“你高兴了?”

她原一直以为她的父亲亲手粉碎她的所以希望是最痛的伤了,现在才知道,有些伤,不经意间,便可蚀骨焚心。

灼热的阳光没有给她带来一丝暖意,笑声愈来愈响,愈来愈灿烂,似是用笑声填满干涸的情绪,她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真的是笑哭了,一地阳光,一地寂寥。

甘怡扬起嘴角,对易韶年道,“恩,我高兴了。”

后来,甘怡爱上了‘大笑’这种表情,用笑容填补空虚,比解释她为何心伤要简单的多。

人人都道她任性冲动,谁又知她心思沉重。

其实爱笑的人,担负的更多。

讲完这些,小车又补充道,“我只是这一切的经历者,是由人制造的人偶,只是一个工具罢了。纵主人伤的刻骨蚀心,纵易韶年对我温柔宠溺,我都无从所觉。人偶是没有心的,更不知世事对错,但是枭白,你能理解主人么?”

心无所依,无家可归,了无生望。

她和甘怡一样,每天算着日子,等待着死亡的来到。

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煎熬。

枭白常想,有一天阿朱实在支撑不住她的话,她便再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甘怡则是每天起来看着大街上的人,提醒着自己将要到来的死亡。

甘怡正是知道这一点,才会对枭白说,她会明白她的。

没有人能比真正死过一次的人更理解失去一切的心情。所以枭白对甘怡,当是理解的。

只是枭白对甘怡或许存在着羡慕。因为甘怡知道要为什么而死,而她甚至不清楚,她是为何而活。

可是甘怡,现在分明不用去死的!

“没用了。”小车看着枭白乍然点亮的双眸平静道,“其实无论有没有转机,主人的都不会改变想法了。可以说,从她的所有希望都被粉碎之后,她便放下了所有生的可能。”

“其实即便族长不这么做,主人也是会老老实实履行圣女的职责的,毕竟主人是族长的女儿,主人也同样很为镇子着想。可是族长并不信任主人。”

“你可知道我的全名是什么?车厘,车厘子,是樱桃的别名。是主人为我起的。假如樱桃是福泽的产物,我便是樱桃的化身,希望我能生生世世给镇子带来幸福。

《魅骨生仙》精彩评论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结果没几章后,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很明显,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非常影响阅读体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