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挽君一程怎生书》挽君 straight(直人文) 挽君一程怎生书cj

挽君一程怎生书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挽君一程怎生书》是锦念非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宇文贺,赵芙蓉,书中主要讲述了: 宇文译等离狼群远了些,就急忙去问怀里的人道: “姑娘,你没事吧?” 等了一会儿没人回答,宇文译心里一惊,低头发现人早就昏了过去。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4 16:16: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挽君一程怎生书》是锦念非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宇文贺,赵芙蓉,书中主要讲述了: 宇文译等离狼群远了些,就急忙去问怀里的人道: “姑娘,你没事吧?” 等了一会儿没人回答,宇文译心里一惊,低头发现人早就昏了过去。

《挽君一程怎生书》免费试读

宇文译等离狼群远了些,就急忙去问怀里的人道:

“姑娘,你没事吧?”

等了一会儿没人回答,宇文译心里一惊,低头发现人早就昏了过去。

宇文译连忙把人抱紧了些,用手轻轻拍着奕儿的脸颊,焦急道:“姑娘醒醒啊!”

奕儿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宇文译一眼,然后再次睡了过去。

宇文译心里猛地一沉,慌忙去探她的鼻息,知道奕儿只是睡着了之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他还不知道名字。

宇文译抱着她,觉得森林里不宜长待,便寻着路往山下走。

……

皇宫里,宫门沉沉,楼宇肃穆,连月光都是庄严的。

宇文贺今晚翻的是赵婕妤赵芙蓉的牌子。

其实每晚翻的几乎都是赵芙蓉的牌子,只不过都是翻了赵芙蓉的牌子去看莫秋水,或者在赵芙蓉那里坐上一小会就急着去看莫秋水。

太医说,莫贵妃身子不好,初夏已经开始热了,前些天因为操劳后宫之事还晕厥了过去。

其实昏厥是假,想让宇文贺多来陪陪她才是真,莫秋水觉得虽然这招数是俗了点儿,也假了点,但是管用就成。

事实证明果然是很管用,自从莫秋水昏厥那次之后,宇文贺每晚都是要来看看她。

于是,宫里的人恨不能巴上去讨好莫秋水,对赵芙蓉明里暗里嘲笑讥讽。

气的赵芙蓉有一次当着莫秋水的面直接骂道:“身子弱是么?我看你是夜夜承欢亏损的慌!有本事别装什么体弱多病,你看陛下来不来看你?”

莫秋水这几日过的太舒心,勾唇幽幽道:“本宫不相同疯狗说话,陛下就是喜欢来看本宫,轮不到你这是疯狗管!”

赵芙蓉一气之下就要去打莫秋水,然后被莫秋水治了罪,领了几个耳光哭的梨花带雨。

当晚宇文贺吩咐了暗影道:“你该去看赵婕妤了。”

所谓暗影就是身形声音都和主人极其相似的暗卫,至于脸,是可以易容的。

于是暗影就去看了赵芙蓉,进门第一句就温言道:“是朕疏忽了芙蓉,贵妃她身子弱,你多体谅些。”

赵芙蓉一听这话,委屈极了,跪在地上硬是不起来。

委委屈屈的哽咽着道:“陛下您不会一会又要去看莫秋水了吧?那您赶紧去吧!”

一听这话,暗影差点破功,然后皱眉道:“不可直呼贵妃闺名。”

赵芙蓉吓得缩了一下身子,眼泪直流。

“乖,你别哭的话,朕今晚就不走了。”暗影上前挑了挑赵芙蓉的下颌。

赵芙蓉愣了愣,连忙止住哭声,惊喜不己道:“陛下说得可是真的?不会又像前几日那样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吧?”

暗影勾唇,手指摸了摸赵芙蓉娇嫩的脖颈。

他觉得,赵芙蓉该庆幸自己不是宇文贺,否则都不知道这小脑袋还在不在……

今晚的星星很亮,照的人愈发熠熠生辉,鸳鸯帐里,情爱浓艳。

暗影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赵芙蓉却是第一次。

星光透过纱帐洒在赵芙蓉的脸上,娇艳动人,暗影今晚出奇的温柔。

做到情浓,赵芙蓉红着脸颊,突然娇滴滴的问:“陛下,我好看还是莫秋水好看啊?”

暗影的手在她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游走,听见这话,认认真真的看了看赵芙蓉的脸。

并不同于莫秋水的处处完美精致,明眸柳眉,樱桃唇,都是一般美人常有的,但是合在一起却娇艳无比。

“你比她美……”暗影的声音有些低哑,然后低头吻在赵芙蓉的锁骨上。

赵芙蓉心里美滋滋的,傻笑起来。

……

宇文贺和南风又是这个时候出了宫,暗卫门集中在玄武门,见了宇文贺都跪下行礼。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消息?”宇文贺急忙下了马,揪起一个暗卫就问。

那暗卫也是无奈,同大前天、前天、昨天一样禀报道:“回陛下,并没有郡主的下落……”

“都是废物!”宇文贺动了怒,一脚踹开眼前的暗卫,然后骑上马发觉自己也是毫无头绪。

南风急忙拦住他,劝道:“陛下不可!这么晚了,您要是又出去找了个通宵,万一被有心人发现了怎么办?何况这么晚了,又要去哪里找郡主呢?”

宇文贺握紧拳头,突然抽出佩剑,直指南风,几乎要一剑刺上去。

夜色里,跪着的暗卫都吓得冷汗沉沉,南风却不躲,任由寒剑刺近自己。

然而,宇文贺的剑在刺破南风的衣裳时停住了。

“南风,三年前是我把郡主交给你让你好生带回王府,三年后也是你告诉我她还活着,可也是你让她下落不明!”

宇文贺怒极,瞪着南风吼道。

“陛下,”南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属下知罪!”

今晚月色宁静,繁星闪烁,宇文贺看着这样的天空,突然就想起了东海覆亡前一夜的静月星空,然后心就密密麻麻的疼了起来。

南风跪在宇文贺身前,一群暗卫跪在宇文贺身后,宇文贺看着月亮,然后低头去看手里的盔甲坠链。

久久他开口,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南风说,声音低低哑哑道:

“我是很想见奕儿,想到发疯,但是我必须要找到奕儿却是因为我害怕她去寻死,害怕她一个人孤苦无依,走投无路的连饭都吃不上……”

他说着,就有些泣不成声的感觉,南风心里钝痛,跪着走上前去。

“陛下,郡主她吉人自有天相的。”

宇文贺低头去看南风,继续说道:“万一她被人欺负了怎么办?不知道明景帝当年有没有给她看好伤,流了那么多的血,后来有没有好好补身子啊?听说女孩子流血过多很容易亏空身子的……”

南风咬牙,身子有些颤抖,一滴晶莹的液体突然砸在他的手背上,湿润极了。

接着,又是一滴砸在相同的位置上,两滴液体交融起来,几乎可以映出夜空里的星辰。

南风把头埋得很低很低,不敢去看是下雨了,还是有人落泪了。

“你说奕儿她这会儿有没有吃饭啊?腿上的伤也不知道包扎了没有,长安她谁都不认识,你说她会怎么办呢?万一遇到了危险怎么办?万一有人要欺负我的奕儿,我又不在她身边怎么办啊?”

“奕儿肯定恨透了我,那天她一定是去了玄武门,否则我们也不会找得到盔甲坠链,说不定……说不定奕儿都看到我了,是她想躲着我的!”

寒剑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宇文贺悄无声息的揉了揉眼眶。

玄武门的石缝里还有猩红的痕迹,这里死过很多人,所以这血怎么都清理不掉。

宇文贺弯下身子,去触摸石缝里的猩红,他记得奕儿当时漫延出来的血也曾流过这个角落。

“傻丫头啊,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只要你回来,哪怕杀了我,我都可以死而瞑目了,为什么你都不回来呢?回来我身边至少让我看见你吃的饱,穿的暖啊……”

在玄武门处停了很久,宇文贺突然骑上马,一路飞奔,南风和其他暗卫紧跟其后。

长安城外的森林里,宇文贺走到万丈悬崖旁。

南风明白他的担忧,笃定道:“陛下放心,郡主如果真的一心求死,那被囚禁这三年生不如死,她就不会挺过来!既然都出来了,她只会努力生存下去!”

宇文贺愣了愣,目光茫然无措的看着南风。

“陛下别忘了,当年东海境顾家双璧风华绝代,文武双全,郡主不是常人,一定会好好活着的!”

万丈悬崖处,宇文贺的黑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容颜温润而妖冶,俊美的如同谪仙。

对啊,他怎么忘了,无忧郡主琴艺无双,一曲箜篌名动天下。

即使北朝鲜少有人见过无忧郡主,但是却是所有人都知道无忧郡主的箜篌曲。

宇文贺挑眉,如果一个人要想生存下去,首先需要的是钱财。

“南风,我记得户部侍郎张大人的生辰快到了吧,他最喜欢听箜篌曲了,只是长安城无人会弹,几日后替他张贴告示,如果有人愿意在他的寿宴上弹一曲箜篌,赏一百两黄金……”

南风立即会意,拱手道:“陛下放心,属下会替张大人尽心尽力的。”

《挽君一程怎生书》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锦念非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宇文贺,赵芙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锦念非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挽君一程怎生书》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宇文贺,赵芙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