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簇梨花压海棠》一枝梨花压海棠 GC 一簇梨花压海棠GL

一簇梨花压海棠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一簇梨花压海棠》是娇羞的小白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墨棠,那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哟!这听起来,我真是恶毒到家了! 不过什么叫有她在,是没人会非礼我的?这我就不乐意了!也不是不乐意,就是听起来别扭的很。 这樱桃

|更新:2020-09-08 16:20: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一簇梨花压海棠》是娇羞的小白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墨棠,那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哟!这听起来,我真是恶毒到家了! 不过什么叫有她在,是没人会非礼我的?这我就不乐意了!也不是不乐意,就是听起来别扭的很。 这樱桃

《一簇梨花压海棠》免费试读

哟!这听起来,我真是恶毒到家了!

不过什么叫有她在,是没人会非礼我的?这我就不乐意了!也不是不乐意,就是听起来别扭的很。

这樱桃,句句为大小姐抱不平,让我很是不爽。

我伸出手指,就对着这死丫头的脑袋就杵了过去,道:“你到底是哪边的人?”

“我现在真希望,不是您那边的人!”

你个小蹄子,我抬手就要在杵她的头。她倒好,干脆拍拍屁股,礼都不行一个,起身便走了。

走前,还生无可恋的对我叹了口气。后,帮我掩好门,徒留我一人,发呆等死。

“哎!给我做些吃的送来!”

我冲着门外喊道,也不知这死丫头听见没。

我双手托腮,看着门口发呆,总觉好不真实。

“嘭……”

忽然,大门被一脚踹开。我吓得一抖,差点没把桌上的水杯撞翻!还来不及躲,便见堡主君墨棠疾风而来,抬手就向我挥出一剑!

“砰……”

我身上突然弹出一把玉扇,一声脆响,竟挡住了那剑!

他手里那剑的剑坠子上的一颗玉珠,就跟见了情人一般,竟死皮赖脸的往那玉扇上贴!

这景象,着实诡异!而我竟记不得,何时有的这样一个宝贝。

墨棠也觉古怪,但他魇气太重,提剑变要在刺!

“住手!你竟要杀害你的恩人!”

千钧一发之际,我提气大吼一声。

“那俩蠢货已然认罪,你,还有何好说?”

他手中一顿,眼神逼视着我。不用怀疑,若我说不出个所以然,他必将一剑要了俺的小命!

我伸出食指,小心将那雪亮的剑刃往外推了推。

我看着他的眼睛,继而胡诌,呸!真相道:“嗯,你的未婚妻琼华,之所以现在还活着,都是因为我救了她……”

“巧言令色!”

我刚说一句,他便打断,又要拔剑。

“壮,壮士……杀人也要听人解释完吧……”

我吓得话都说不完整,赶忙伸手摁住他要拔剑的胳膊。

“放手,你这手,是不想要了么?”

他倒是在未动,用眼神凌迟我的爪子。

我悻悻的收回手,心有余悸。

他忽的开口,道:“好,就给你个机会!看你临死前,可能说出个天花儿来?”

说着,他把剑立于一侧,双手环于胸前,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我。

“昨夜,有采花贼闯入琼华房里,欲行歹事,还好她不在!”

我拍了拍胸口,对他小心的察言观色道。

发现他神色无异,我才继续开口道:“琼华被冤枉,便跳楼自证清白。她这烈性子,若是被那歹人得手,定是活不成了!

正是我的构陷,你的不理不睬,使她心灰意冷,导致她昨夜去跳楼而未在房内,才躲过这一劫,难道不是我间接的救她一命?”

我看着他,尽量理直气壮道。

“诡辩!如今,琼华醒来,发现双腿已断,再不能起舞!且已证明清白,她心中委屈,正要去寻短见!我不杀你,又如何对得起她?”

他瞪了我一眼,冷哼道。

“那,那你就更不能杀我了!”

我忽的发觉,自己胡说八道的本事好像还挺厉害!

“哦?是为何?”

比起刚才,他魇气似乎变得淡些了,我深觉活命有望。

提口气,尽量自信的解释道:“你冤枉了她,她又断了腿,自然万念俱灰,不会在爱。

那么,要让她活下去,便是要靠“恨”了!

恨谁?你曾是她心爱之人,她自是舍不得。自然是要恨我啊!

作为她仇人的我,都生生世世的活着,她若能安心就死,那简直枉为人!”

不知怎的,我这说着说着还义愤填膺了起来!

“那,我也完全可以一剑刺死你。后,在将你的尸体一把火烧了。在对她说,你畏罪潜逃了。那效果,也是一样的!”

他把玩着手中的剑坠,轻飘飘的说道。说道最后,他猛的弹了一下剑鞘儿,睨视着我。

这最后的那一弹,吓得我那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

我稳了稳身形,继续道:“琼华断腿,自是因我的陷害,但她更伤心的是却是你对她的不信任。

而此事,我们算得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若你杀了我,便心中认定这是一件坏事,我俩都有罪过,你也将终身自责。如果当成一件好事,那我们便都有功劳。

所以,放过我,也请放过你自己好么?”

我语态诚恳,完全是为了他着想的样子。

他一时语塞,大概是被我这一席糖衣炮弹,搞得有点懵。

“那我们是心灵解脱了,琼华在不能起舞了,怎么办?”

他,半天憋出这样一句。

“她虽不能在起舞,但确得到了堡主您的怜惜和整个爱情啊!”

看给墨棠说得脑子发蒙,我不由得还有些小骄傲。便过也不过脑子,拍了个这样的马屁。

“那如此境遇,换给你可好?”

他冷哼。

“傻缺才换!”

我乐极生悲,竟毫无觉察。说完,忽觉不对,赶忙捂嘴。

我刚才大概是心肺都被狗吃了,得意忘了形。抬头,便见墨棠逼视的目光剐来,我连忙低头避开。

刚才还迷糊的墨棠,因着我这句不过脑的话,忽的就清醒了过来。

“那,如若是堡主,自然是换得。君堡主,气宇轩昂,貌比潘安,智比诸葛,自非池中之物……”

我滔滔不绝的狗腿起来,只为把刚才那话圆过。断腿也比丢命强,这就好比壁虎断尾求生,我安慰自己道。

我竭力表现得市侩又轻浮,只盼他心生嫌弃。便就不会娶我,那,我的腿也就保住了。

“呦!我倒是不知,自己的优点还有这样多!”

他似乎还露出一丝笑意,咱甭管他是不是嘲笑!这人嘛,他总是喜欢听些违心之言的。他,就好比那小毛驴,那得顺毛麻池!

“那,我祖母中毒之事,你又当如何解释?”

他朝我猛的一瞪,冷冷的说道。

“这个么,您能留我到现在,怕是医师以查验过了吧!

毒,用好了亦是良药,老夫人常年咳痰不化,担心自己病症导致郁结于心。但年岁大了,医师怕抗药不住,自是不敢开猛药。

《一簇梨花压海棠》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娇羞的小白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墨棠,那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娇羞的小白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簇梨花压海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墨棠,那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