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太可怕!》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 免费试读 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太可怕!直人

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太可怕!

古代言情连载中

《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太可怕!》作者:非堇羽,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晏归尘,柳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下山容易,上山难。 虽然对于柳絮和晏归尘而言,下山也不容易。 但上山花费的时间和体力,更夸张,几乎是下山的三倍之多。 柳河和柳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4 16:16: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太可怕!》作者:非堇羽,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晏归尘,柳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下山容易,上山难。 虽然对于柳絮和晏归尘而言,下山也不容易。 但上山花费的时间和体力,更夸张,几乎是下山的三倍之多。 柳河和柳虎

《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太可怕!》免费试读

下山容易,上山难。

虽然对于柳絮和晏归尘而言,下山也不容易。

但上山花费的时间和体力,更夸张,几乎是下山的三倍之多。

柳河和柳虎虽负重而行,不过人家身强体壮,脚程快,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只剩下柳絮、晏归尘两人,一步一喘地落后于陡坡拐角处。

“山里的气温明显比山脚下要低出许多,尤其是在这密不透光的林子中。”柳絮一路叨叨着,紧了紧汗涔涔的衣裳,昏暗的环境,更让她觉得忽冷忽热。

“先歇息一会。”晏归尘见她都手脚并用上了,还不忘回过头搀扶自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

柳絮体力的确临近透支,也不再逞能,毕竟她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倒不得,于是微张着嘴,一边喘,一边瘫倒在大石头上歇息。

“晏公子我告诉你,我心里还有一丢丢的生气。我都把你纳入我的人生规划了,为什么你总想撇开我?”柳絮用眼角余光偷瞄晏归尘,发现他虽然面色依旧苍白,但气息稳定,手脚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剧烈颤抖着。

这是好事,说明他的身体还能吸收药用,不至于药石罔效。

柳絮正暗暗欣慰,突然听见一声大吼——

“柳絮妹子!”

柳虎的声音隔着老远,在山里响起,惊起一群飞鸟凌乱扑扇。

柳絮眯眯眼睛,抬头一望,看见柳虎和柳河打着空手,正往回走。

“我们等好半天都不见你俩上来,柳河大哥怕你们出了啥事,所以将东西放在洞口后,我们就又返回来了。”柳虎纵身一跃,隔着好几米的陡坡,直接蹿跳到柳絮身旁。

“谢谢,我们没事。就是体虚,一步并作两步走。”柳絮被他灵活的身手吓了一跳,赶紧从怀里捞出一两银子,递给他,“今日劳烦哥哥们辛苦,眼下天色不早了,请恕絮儿身不由己,就不送二位下山了。”

柳絮这是逐客了。

柳虎听不明白意思,欣喜地接过银子嚷嚷道:“瞧你客气的,都是乡里乡亲的,以后有个什么事,支呼一声就好。我以前跟着柳河哥走镖时,可没少受他照顾。所以柳河哥的妹子,就是我柳虎的妹子!来来,柳絮妹子,跳我背上来,我和大哥一人背一个,把你们一并送上去。”

柳虎爽快拿钱后,倒是突变成一个热心肠的人。

柳絮有些为难,瞥了一眼柳河。她话里逐客的意思,柳虎不明白,柳河可不至于装傻。

果然,柳河拍拍柳虎的肩膀,严肃道:“乱说什么,我妹子一个出嫁的人,还轮得到你背?拿了钱就赶紧下山,别耽搁。这山里一黑,路就不太平了。”

“可是柳絮妹子……”柳虎还想说什么,但被柳河瞪了一眼,只得闭上嘴,疑惑地摸着后脑勺。

“有劳大哥了。”柳絮说道,语气很是冷淡。

柳河点点头,道一句:“你们路上小心。”

他便干脆利落地拉着柳虎往山下走,走出十来步后,突然回头,对柳絮解释一句,“你出嫁的突然,当时我并未在家。”

柳絮皱皱眉,不明白他这句解释所谓何意,算示好,还是撇责?

她目送着柳河和柳虎的身影消失不见后,这才起身,重新扶起地上的晏归尘,半驮半拽的,一起往家里走。

“辛苦你了。”晏归尘轻轻浅浅的呼吸,喷洒在柳絮耳侧,她低着头,只闷闷的哼了一声。

回到山洞时,太阳刚好落山,四周昏昏暗暗,凉风阵阵,透着一股莫名的凄凉。

柳絮扶着晏归尘到椅子上坐好,开始扒拉火堆,掏出几粒火星子后,对着干枯的松针一吹,火苗蹭的一下,就旺了起来。

她架好柴火,看着洞内暖意浓浓,不再昏暗冰冷,心里就舒了一口气。接着又赶紧拎着小桶,去附近的小溪边打水。

等柳絮拎着水回来时,看见晏归尘并没有好生坐在椅子上歇息,而是忙着整理他们今日在集市上买回来的东西。

“你这样的人,更适合养尊处优。”柳絮勾勾嘴角,刀子嘴似的补充一句,“即便是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从前没做过,现如今,也不必勉强自己做。”

她算是明白,李老头为何在去世之前,一定要为晏归尘娶个媳妇了,除了传宗接代外,最主要的责任是要照顾晏归尘。毕竟他竭尽所能,已经最大限度的不亏待晏归尘,如今撒手而去,最不放心的,还是晏归尘。

世界上就是有晏归尘这样的人,即便落魄,也依旧好命。

晏归尘装作没有听出柳絮话里的嘲讽意思,只是一味地做着手里的事情。

直到柳絮泡好药材,开始熟练地洗锅做饭,他这才悠悠开口:“无论何时,何种情况,但凡你想离开,都可自由离去。”

“若我不想离开呢?”柳絮抬头,质问道,“从初见到现在,我可曾说过一句要离开?你只会自怨自艾地活在过去,可是怕我拖累你?毕竟我无依无靠唯有依附你!”

柳絮清楚得很,虽然明眼上看,晏归尘一身病体是累赘,但实际上,她才是累赘。若是没了她,至少晏归尘在生死一择上,是自由的。

可柳絮不能给他这种自由,她不想让他死,也不能让他死,更不敢让他死。

“放心,若你想要离开,我也必定保你此生安然无虞。”晏归尘诚恳许诺。

这话在柳絮听来,真是自信过头,也不怕被风闪了舌头,他若真的还有后路可退,何必弄得他自己生不如死。

柳絮黑着脸,懒得再搭理思想和自己不是同一频道的晏归尘。

山洞内的氛围重新陷入沉寂,只有跳跃的火苗,平添出几分生气来。

柳絮熬煮了一锅什锦白米粥,里面有猪肝、肉丝、青菜碎,洒上香油和葱花,一顿简单的晚餐就做好了。

她实在没有体力再折腾大菜,好在晏归尘脾胃虚不受补,也不适宜吃大鱼大肉。

这一餐,比之柳絮第一次下厨的杰作,美味多了。只是两人各怀心思,吃的很是沉默。

……

夜幕沉沉,月色倾洒入洞,气温又凉了几分。

柳絮坐在火堆旁,愁眉苦脸地记着账,收入多少,有那些支出等等,一笔笔,事无巨细地记录的清清楚楚。

她的笔就是一截磨尖的黑木炭,字还是一如既往的简笔字,加上这个时代不曾出现的阿拉伯数字以及少量英文缩写。

账单写完之后,就扔在桌子上。

柳絮不怕被晏归尘看到,也不怕他起疑,毕竟谁还没点秘密,倘若晏归尘提及她的事,那就不防用他自己的秘密来换吧!

她这么豪爽地想着,甚至有一丝期许晏归尘的询问。

一轮圆月高高悬挂在正当空。柳絮是夜猫子惯了的人,即使缺少娱乐,没有夜生活,她也很难随着日出日落按时睡觉,望望石床上喝完药后睡得深沉的晏归尘,柳絮叹口气,拎着一壶酒,出了山洞。

她前脚一离开,石床上的人影就动了动。

晏归尘起身,披着外套,下床。走到火堆旁,拿过桌上的账单册,细细翻阅,频频皱眉,但最终还是将账单册放至原处。

他眼里的疑惑甚重,但心思一沉,并不准备追问,或探究什么。

晏归尘紧了紧外套,迎着夜风,径直走向李老头的墓地。

……

一块墓碑,一盏油灯,一道单薄身影,静静伫立在暮色之中。

他只看见柳絮将酒,祭倒于墓前,双腿跪地,低声喃喃,“李伯伯,听说您爱喝酒,这些,算是絮儿的赔罪,希望你原谅絮儿借由您的名头,发了一笔所谓的‘死人财’。作为赔偿,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晏归尘,直到他……去的那天。”

此誓直至他死,永不违背。似道歉,又似承诺。

《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太可怕!》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村姑嫁豪门:病猫夫君太可怕!》,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非堇羽)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